第304章 劳工(1 / 3)

昏暗的地牢内,王宝雨睁开了眼睛,看着漆黑潮湿的墙壁。腥臭的地面坑坑洼洼,有人的屎尿混杂着一些些的血液,味道极其难闻。 此时的他双目空洞,仿佛失去了希望,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牢房内,他知道他这辈子出不去了。 作为曾经的大海贼,在大海上叱吒风云,甚至曾经短暂的占领大明的舟山岛,王宝雨的赫赫凶名在大海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但是现在的他被抓了,被困在这座监狱之中不见天日。 朱瞻墡在东瀛搞了东瀛基础发展基金,给所有的东瀛百姓分钱,条件就是必须是家中没有犯罪记录的作奸犯科的人,并且给予了那些改过自新的人一个赎罪的机会。 他手下的大部分都是东瀛的倭寇,他们在得知消息后叛变了,反过来抓了王宝雨献给了东瀛忝皇,当得知王宝雨和朱瞻墡的恩怨之后,他们等到朱瞻墡回来将王宝雨献给他。 这是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,也是一个讨好朱瞻墡的机会,这些人不会放过。 王宝雨知道自己是死路一条了,以前资助他的东瀛财团早就和他划清界限了,而且他们自己也身陷令圄。 他怎么也没想到几年前的小屁孩,能够这样切实的掌控东瀛,东瀛的将军和忝皇都将之奉为座上宾,民间更是称呼他为。 太上忝皇。 监狱的大门缓缓的打开,光芒从门缝中偷跑进来,久违的光亮显得有些刺眼。 “王宝雨,出来。”狱卒的话让王宝雨意识到自己的死期已经到了。 迈着沉重的步子走着,他抬头看着狱卒说:“牢头,不合规矩啊,行刑之前总得给口饱饭吧,肉也没有,酒也没有。” 啪 鞭子甩了过来:“哪那么多废话,快走。” 王宝雨走了出来,但是却发现自己不是被带去行刑而是被带到了空旷的地方,这里有不下两百人,都是些死刑犯或者重刑犯,而那位让自己被抓的少年就在不远处的高墙之上。 王宝雨充满着愤怒的看着朱瞻墡,但是朱瞻墡的眼中并没有他,在他眼中这一群死刑犯或者重刑犯都是一样的。 狱卒将人带齐之后说:“你们身上都犯了重罪,很多要被关一辈子,或者死刑,但是现在忝皇陛下开恩给了你们一个新的机会活下去,戴罪立功,可以回复自由之身。” 听闻能活下去,很多人心中都有了念想,但是大家也知道这个条件会非常的苛刻,而且他们拒绝不了,他们已经没有身为人的权利了。 朱瞻墡在和足利义教商量着事情,足利义教满脸笑容的说:“殿下这法子好,这样的话反而东瀛各地的牢房之中压力也减轻了,送这些人前往去挖运河,也算是废物再利用了。” “能凑到多少人?” “各地都在处理,估算下来六七千人应该有的。” 朱瞻墡点点头:“这些人都准备好,随时等我的消息。” “没问题。” 朱瞻墡的计划就是先用这些死刑犯或者重刑犯前往挖运河,这些人本身就罪大恶极,所以对待他们不需要太仁慈。 朝廷之上,最终还是同意了朱瞻墡的方案,但是朝廷的意思也很明显,不会过多的资助其西征。 朱瞻墡要的也就是后顾无忧而已,他也没指望朝廷出太多的资源让他去北伐,只要允许他扩军就行。 至于钱,现在广东藩司资金充足,还有他最大的仪仗,石见银山。 所有人都低估了这座刚刚开始开采的银山,那不可估量的财富,可以支撑朱瞻墡接下来的征战,挖,不断的挖。 东瀛死囚,南洋死囚,合着能凑个上万人。 上万人看着规模不小,但是对于挖运河来说还是远远不够。 但是现在朱瞻墡当务之急是先去一趟苏尹士运河那边,实地看了再说,而且和苏尹士运河边上的奥斯曼帝国该如何相处还是个问题。 所以朱瞻墡安排好前往挖运河的人员事宜就得要去一趟。 他从未如此的繁忙过,马不停蹄的又乘坐蒸汽战船行驶在大海之上。 “沐斌,继续征兵,南海第一舰队维持不变,主要任务还是在东瀛附近。”朱瞻墡不能让石见银山出任何的问题,所以这也需要海军威慑,第一舰队不能动。 “第二舰队扩军一半,战船增加一半,继续在南洋诸国。” “第三舰队扩军一倍随我前往西洋,作为拱卫西洋维持航道的主要力量。” “第四舰队,组建人数为1500-1800人的精英舰队,将随着郑和回来的几人全部算上,尽快组建完成,尽快出发,绕过大陆先一步前往汇合候显等人,建立前期根据地。” “第五舰队,组建规模最大的后备舰队,随时准备征战。” “沐斌我希望你留在第一舰队,东瀛的事情必须有一个我绝对信任的人帮我看着。” 沐斌立刻说:“殿下,沐斌愿随您一起征战,东瀛的事情张启山应当比我合适些。” “张启山是文人,处理事情处处得体我很满意,但是毕竟还是要带兵的,他没经验,你得留着。” “殿下……我还是想要随您一起去。”沐斌坚定的说。 朱瞻墡瞧着他的眼神也明白了,沐斌也想要建功立业,南海舰队这些年在大海上好无敌手,其他南洋诸国无敢战者,海盗之流更是完全不够看的,若是留名青史还得跟着朱瞻墡西征。 他知道朱瞻墡这次的西征无论如何都会是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,这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。 朱瞻墡见其有此心意便同意了:“那你去第三舰队任职舰队长,随我前往西洋。” “殿下我想去第四舰队。”沐斌主动请缨。 “不。”朱瞻墡直接拒绝了他:“第四舰队组建完成就会前往寻找候显

最新小说: 卦妃她五行缺德 大明:百岁修仙者,朱元璋亲爹 顾爷收手吧,乔小姐她又去相亲了 假千金归来,把全家骨灰都扬了 禁止相亲!薄总夜夜跪地求名分 小夫人娇软可人,陆少食髓知味 冥界打工人?玄学的尽头是科学! 星界从万界开始 听说各界大佬都宠着一个小疯批 离婚当天,被前夫小叔拐进民政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