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 府兵隐忧(1 / 2)

得知了自己的天赋是过目不忘虽然对朱瞻墡来说用处不大,但是至少不用因为读书的事情苦恼了,至少一劳永逸的解决了这桩烦心事。 第二日学堂课后,朱瞻墡还在鼓捣自己的蒸汽机,原来的那个被胖爹拿走了,不得不再做一个。 “五弟,随我来。”嗓门洪亮的三哥朱瞻墉喊了一声。 朱瞻墡不解:“三哥,什么事情?” “母妃喊我们过去。” 两兄弟来到了太子妃的院子,早已在这里的还有自家大哥,好圣孙朱瞻基旁边还跟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。 记忆之中这女孩早好些年就入宫了,是太子妃张氏的母亲彭城伯夫人带入宫的,朱瞻基的青梅竹马,当然自家大哥说这是他的童养媳,她就是将来的孙皇后孙若微,就是生下大明战神朱祁镇的那个孙皇后。 两人男才女貌自小一起长大,感情深笃,谁都知道孙若微是要嫁给朱瞻基的。 “母亲。” “母亲。” 两兄弟依次行礼。 太子妃张氏取了糕点给朱瞻墉但是没给朱瞻墡,反而是问道:“听说昨天被你父亲打了?” “儿子身子骨好,不妨事,父亲就打了两下而已,母亲不用担心。” 张氏没好气的说:“谁说心疼你了?”差点被气笑了接着说:“打得好,就得打打你这调皮性子,若是将来还调皮长大怎么办。” 旁边的同样调皮的朱瞻基将自己的蛐蛐笼子藏得更深了些。 “母亲,昨天父亲也表扬我了。” 事情张氏自然还是知道了,这小子居然将太子爷的考校全部对上了,太子爷反倒没办法继续打他。 张氏苦笑着摇摇头,朱瞻基给自家弟弟说话:“母亲,老五都背会了,睡一会也没事。” “你要这么惯着你弟弟,将来还能惯着一辈子不成。” 虽然无奈,但是自己三个儿子感情极好,见他们兄友弟恭倒是让她这个做母亲的非常高兴。 “母亲,今日寻我们三个来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朱瞻基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斗蛐蛐了。 张氏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:“母亲想看看你们了不行吗?” “行,自然是行的,瞻墉瞻墡去给母亲捶腿。” “别胡闹,有正经事。” 张氏对自己这个大儿子又好气又好笑:“下月初一,陛下要去西大营检阅兵士,你们父亲说让你带着你两个弟弟一起去看看,你去过几次了,到时候我和你们父亲都不去,你可得看好两个弟弟。” “母亲放心,那我先走了。” 朱瞻基从小跟着朱棣,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小场面了,根本不放在心上,但是朱瞻墡哥两个可还是头一遭。 朱瞻基带着自己的童养媳,便一路小跑的走了。 张氏叹了口气,语重心长的说:“你们两人可莫学着你们哥哥这般,下月的检阅切记不要怯场,不管如何不要怯场,你们皇爷爷是战场上杀出来的,最是讨厌胆小畏缩之辈,明白了吗?” “明白了,母妃。” “还有,皇爷爷若是考校你们回答问题,不懂便是不懂,不用强回答,莫表现的扭扭捏捏便好了。” 说完这些张氏又招呼边上的宫女过来,宫女的手上端着一个木托盘,上面放着些各种颜色的布料。 “你两看看喜欢什么颜色的,我命人给你们赶制一套飞鱼服,到时候可以穿上。” 朱瞻墉大喜,随即挑选了自己最喜欢的深蓝色,那是一种近乎藏蓝色的颜色,朱瞻墡也叫不来,朱瞻墡选择了一种黑红黑红的深红色。 古代颜色的使用是有限制的,比如金色只有皇帝可以用,一些明黄色,深黄色之类的特定颜色也是只有皇家可以用。 张氏命宫女量了两人的体型,自然是得量身定做。 又被张氏苦口婆心的嘱咐了好一会,才放两人走。 回去的路上朱瞻墉说道:“五弟,听闻交趾那边张辅将军又打了胜仗,平了叛乱,皇爷爷高兴,最近喜事连连,想必下月初的检阅心情极好,咱们两就别惹他不快就好了。” “三哥所言极是。” 张辅他是知道的,明朝靖难名将张玉的儿子,老子英雄儿子也是英雄的典范,四征安南,也就是以后的越南现在叫交趾了,使得唐朝之后四百年将交趾又纳入了我国版图。 可惜最后死在土木堡之变,有机会倒是可以和一代名将见见。 下月初一也就是七天之后。 …… 五天之后。 朱瞻墡得了自家胖爹的安排,命人带他出了皇宫前往郑和府上。 马车行过熙熙攘攘的繁华城市,拉开帘子往外看去,一片热闹的景象。 郑和早已在门口等着了,见到了朱瞻墡便亲自来到马车前迎他。 “五殿下。” “劳烦郑大人亲自迎接。” “殿下里面请,府内可有好些人盼着您来了。” 朱瞻墡随着郑和入府,府门口站着四个威武的兵士,府内走过去一路看下来已然有二十多个兵士护卫。 “郑大人,府上的军队人数好似不少。” 郑和也不忌讳:“府内共有卫队35人,皆是军中好手。” 府内带兵是正常的事情,总得有人看家护院,古代的治安可不像现代,贵族家中多有私兵,只要不是成建制的军队,就几十人的府兵朝廷一般不管。 朱瞻墡却心生隐忧,并未在朝廷管辖之内的府兵,只听命于贵族个人,在京师内还好说,若是远些的地方很容易成为当地豪绅贵族作威作福的帮凶。 试想一下,四五十人装备不说精良就算是很普通的府兵,至少都是青壮年,欺压一下当地的百姓让其敢怒不敢言还是很简单的。 古代信息闭塞,本地父母官压迫百姓的事情并不少见,但是被发现的时候往往已经是事情闹大了,朝廷只能出兵镇

最新小说: 卦妃她五行缺德 大明:百岁修仙者,朱元璋亲爹 顾爷收手吧,乔小姐她又去相亲了 假千金归来,把全家骨灰都扬了 禁止相亲!薄总夜夜跪地求名分 小夫人娇软可人,陆少食髓知味 冥界打工人?玄学的尽头是科学! 星界从万界开始 听说各界大佬都宠着一个小疯批 离婚当天,被前夫小叔拐进民政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