乱楼兰 > 其他类型 > 大道神主 > 第四百五十九章 凰四娘

第四百五十九章 凰四娘(1 / 2)

萧叶没有继续的追问,一切答案自由定数,船到桥头自然直,应该是这么说的。意思差不多就行了,管那么多呢。

双方都寂静了许久,就这么静静的待在原地。

也就在这时,慕雨蝶终于是熔炼了那颗凤凰元丹。整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,慕雨蝶的相貌已经没变,但把洁白的肌肤,仿佛染上了一层白霜,原本就白皙的面庞此刻变得更加的白净,却又冷若冰霜。

慕雨蝶本身就是修炼冰系功法,虽然没有到那种冰冷绝心的程度,但隐约之间依旧透露着一种冰冷气质。如今的她,有炼化了冰凰的凤元,源血,自身的冰属性灵力,变得更加的极致,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的气息。那仿佛不是来自后天修炼的气息气质,仿佛是先天与生俱来的一般。

这一幕,就如同当初的楚无双一样如出一辙。萧叶相信,待慕雨蝶炼化这最后的本源灵魂以后,她身上的这种气质气息,会变得更加的高贵。

慕雨蝶炼化凤元之时,早就与外界隔离,不知外界发生的一切事情。

当她睁开双眼的第一眼看到的是萧叶,也是非常的震惊,她没有想到萧叶会在她的身边,看样子,似乎已经很久了。

当慕雨蝶抱住萧叶之时,萧叶明显的可以感觉得到,慕雨蝶的力量,要比以往大上太多太多了。这就说明,此刻的慕雨蝶已经不再是人类之躯,而是半凰之躯,有着同妖族一般强大的肉体和力量之上,原本就要比人类强大太多。

若不是萧叶修炼肉身,骨头又经过了洗骨丹的洗炼,怕是已经被捏碎了。

「好了,想亲热的话待会有的是时间,你们在这里亲热几天都没事。现在你还是先把我的本源给炼化吧,外面还有一个小姑娘要突破了,到时候这里的天地之力就会引走我也会消失的不复存在。」凤凰之魂淡淡的笑道。

这把慕雨蝶听到那是俏脸一红,羞涩的把头埋到了萧叶的怀里。

萧叶略有所思,尹小雨要渡第二劫了。也是,炼化了那么一大块的葬木,还有异火。若是这还不能够突破的话,那就只有两点,一就是天赋太低了,二就是和他一样,灵力的底蕴过于庞大。庞大的底蕴,让他在突破之时需要的资源是别人的双倍甚至以上。但资源的消耗,同时也能够给他带来强大,超越同届的战力。

而且,慕雨蝶此刻的灵力也已经达到了临界点,只不过压抑了才没有突破。炼化了这凤凰本源以后,想必也会突破。

「好了,你先炼化这本源吧,我先出去,到时候我可不想在这里耽误了你突破。」萧叶笑道。

慕雨蝶看向了凤凰之魂,问道:「一但我将这本源炼化,您是不是就会消失,永不复存在?」

「是的,我本就是一个残魂,留存至今也就是为了今天。」

「值得吗?」

「值不值得,哪的是从哪一个方向去看。若是从凤凰族的角度看,或许不值得。但若是从我的角度去看,我认为这是值得的。虽然我湮灭了,但你继承了我的血脉,我的灵魂。虽然这是有预谋的,但我依旧觉得值得,至少我还在你身上活着。」凤凰之魂很轻松,却又有些感慨的说道。

随之,慕雨蝶双膝下跪,对着凤凰之魂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,道:「多谢前辈的再造之恩,慕雨蝶,没齿难忘!」

咚咚咚!!

三个响头声音宏亮,仿佛要将这里的地面磕碎一般,萧叶没有阻止。先不说这凤凰将自己的一切传承与她,但凤凰作为真灵,还是一个圣境的圣灵,是这天地间最至高存在的一批生灵,也确实受得起这三个响头。

这时,凤凰之魂对着慕雨蝶传音:「当你炼化我的本源之时,在我的故乡凤凰祖地里就会有所反应,到时候

会有后辈的凤凰过来这里接引你。如今的你已经是凤凰之躯,在凤凰祖地有着最适合你的修炼环境,至于是去是留,全凭你自己决定。」

慕雨蝶没有说话,只是看了看萧叶一眼,心里似乎已经有了答案。

凤凰之魂将那本源,打入了慕雨蝶的身体里,而她的残魂也已经撑到了最后,开始了湮灭:「萧叶,你的命运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但,我也希望你能够打破束缚你的命运,挣脱那道命运的枷锁。」

凤凰之魂知道,这一切全都都是命运,她虽然遵从了,但还是不怎么的喜欢,这才对萧叶说了这番话。qs

萧叶听后,笑道:「我会的,我是我,我不会被任何人主宰。」

那凤凰之魂听到萧叶的回答以后,似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,至此,这第四代凤凰族的凤后,从此的消散在了天地之间。

与此同时,在哪遥远之处,确实和凤凰之魂说的一样。

妖神洲,这是仙界唯一个由妖族统治的大洲,同时,也是那些真灵所隐世之地,其庞大程度,要比东胜洲还要庞大许多,仅次于中神洲。

在这庞大的妖神洲,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妖族之人。就在这妖神洲的广袤的天空一处,这里悬浮这许许多多的山峦大陆,每一座都庞大无比。小有千里之长,大有万里之长。

每一个悬浮的山峦之上,都生长着无数的参天大树,仿佛要捅破天际。在那些山峦大树之上

最新小说: 承天录 怒打渣妹后,医妃搬空侯府嫁战王 家父李世民,让你女儿怀孕怎么了 大梁最强太子 都市风流狂医 领先人类一千年 全民:召唤师弱?开局觉醒海克斯系统! 西游:祭献万界,开局石头换功法 末世:开局白嫖十亿军火 九龙夺嫡:陛下,三皇子他扮猪吃虎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