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(1 / 3)

第 53 章 “ 第 53 章

心脏猛烈的跳动 , 呼吸有些重 , 担心会被简柠看见 , 但沈让很有分寸的松开了距离 , 等简柠回来时 , 两个人规规矩矩的坐着 ,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。

简柠没察觉到任何问题 :“ 我走了 , 你们慢慢 。“

沈让看了眼双颊微红的文砚修 , 起身说 :“ 我送你 。“

简柠顿了一下 :“ 好啊 , 麻烦你了 , 砚修好好休息哈 , 别太劳累了 。“

文砚修喝茶的动作一顿 , 僵硬着坐在沙发上 , 实际他现在坐着 , 屁股都没什么感觉 , 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疼的都不存在任何痛觉 。

也不知道保持这样的姿势有多久 , 听见门口的动静一一

文砚修精神恍惚的捧着茶杯 , 抬头看他 :“ 简柠走了吗 ?“

“ 走了 “ 沈让过来探了探他的额头 , 而后放下手 :“ 你再去休息会儿 “

文砚修却一动不动 , 睁着眼看他 , 他考觉得昨晚跟平时不太一样 , 以前只是肚子涨涨的 , 鼓鼓的 , 现在觉得腰也酸 , 腿也软 , 全身肌肉 , 特别大腿那扯着痛 , 虽然现在已麻木得没知觉了 。

沈让摸着他的脸 , 发什么呆 。“

文砚修垂眼看去 , 发现他手臂有几道泛红的划痕 , 他拿过来 , 放在手心里 , 仔细的看着 :“ 是我抓的吗 ? 疼吗 ?“

沈让手伸过去让他看个够 :“ 那你疼吗 ?“

文砚修摇摇头 , 下一秒又点了点头 , 他疑惑 :“ 以前我觉得跟你 …... 挺正常的 , 昨院有些累 , 是因为我身体缺少锻炼了吗 7“

“ 有点 。 “ 沈让喂了他一块糕点 ,“ 昨院你晕过去了 “

文砚修含着那一口 , 微微眷圆了眼睛 , 几秒后才喃喃道 :“ 我以为是我困 …...

“ 以前没有完全进去 , 昨晚全部进去了 。 “ 沈让用指腹擦了擦嘴角的椰蓉 , 移王下唇揉了揉 ,“ 这样说 , 能明白吗 7“

文砚修不知道想起什么 , 心有余悸的问 :“ 你每次不一样 , 昨晚 , 几次了 7“

「 不清楚 。“ 沈让亲了亲他的嘴唇 ,“ 你有四次 , 后面 …... 没有了 “

文砚修彻底呆住了 , 他是口口 , 得失忆了吗 , 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。

感觉有火在四肢百骸里燃烧起来 , 穿透皮肤 , 炸红了脸颊跟耳根 , 文砚修不再问下去了 , 慌忙地说 :“ 我知道了 “

“ 你想知道的话 , 下次可以录个像回放 “

沈让的语气就跟说今天天气很好的那样平淡 , 正常且冷静 , 以至于文砚修乍一听挺正常的 , 但不能细听 , 因为很炸裂 。

文砚修很快反应过来 , 做那些事本来就够羞耻了 , 录像下来太离谱了 , 他说 :

“ 不可以 。“

沈让语气很随便 :“ 我也就说说 。“

文砚修低下头 , 慢慢吃着糯叽叽的麻薯 , 心里却重新对沈让的极限有了新的评估 。

他不明白 , 怎么每次都不一样 , 沈让花样真多 …...

沈让给他重新倒茶 , 余光从眼角轻描淡写的扫过来 , 嘴角据着一丝笑 :“ 想什么 7“

文砚修肯定不会把心里话说出来 , 撒过头继续吃麻薯 :“ 没事 。“

之前方南嘉说三天两晚 , 这才第一个晚上 , 沈让就回来了 , 文砚修问 :“ 你下午还要过去吗 “

沈让点头 :“ 要 。“

中午吃过饭沈让便要出发 , 虽然是邻市 , 但一来一回也费时间 , 出门时 , 文砚修给他挑了件大衣 , 手套御寒 。

文砚修正在考虑要不要换条领带 , 因为花纹有点不太衬现在的西装 , 他只是想了几秒 , 拙眸发现沈让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。

外面拉开遮阳的窗帘 , 透着冬日暖阳的光芒 , 沈让的脸逆着外面的光线 , 眼皮的褶皱柔和内敛的音拉着 , 睫毛长如蝶翼 , 好看得有一种漫不经心的美感 。

文砚修最终给他换了条领带 , 垂下手看着他 :“ 早去早回 。“

沈让只是说 :“ 好 。

送了人出门后 , 文砚修转身回屋子里 , 才发现自己的手心出了汗 , 耳尖滚烫得

那个眼神真的 …... 怎么可以这样又冷又热的 , 烫得人心里发燥 。

文砚修回到书房 , 翻开上面的书 , 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, 大概过了半小时 , 他正准备打车过去机场 , 没成愚一转身就看见桌面躺着一部手机 。

他愣了一下 , 走过去拿起来一看 , 果然是沈让 , 而且电量还告罄了 。

没愚太多 , 给方南嘉电话过去 ,

最新小说: 谁重生还搞对象?不如搞钱! 赛博江湖,专治不服 都市之不死仙主 宴先生缠得要命 神级召唤师 请出示营业执照[娱乐圈] 古玩之金瞳鉴宝 我的哈基米女儿已经骑到了魔头脖子上 师母带我改嫁八次 变身绝世美女怎么办?